欢迎您进入湖北吉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网站!
绿色建筑集成服务工程商     立体车库工程 房屋建筑工程 市政工程 钢结构工程

咨询热线: 13972056299

湖北吉发建筑

湖北吉发建筑
工程有限公司

魔童哪吒:青年反叛之旅,不认命就是我的命

作者:admin 发布日期: 2019-07-30 二维码分享

谁能想到暑期档黑马竟然是一部紧跟《狮子王》上映的国产动画!连前期宣传都没有,直接开始全国1000场点映,也是非常自信。

看了一下出品方:光线彩条屋影业、可可豆动画和十月文化,难怪这么有底气。近几年的国漫之光——《大圣归来》、《大鱼海棠》和《大护法》都出自十月文化和彩条屋。

抱着很高的期待去看了IMAX,不得不说:“牛逼!”

但开一篇文章专吹国产动画的彩虹屁,实在缺乏创意,所以就和大家聊一聊我所理解的故事内涵吧。

为什么是哪吒?

就题材来说,“哪吒”并不新鲜,并且在所有的动画改编之前,已经横亘着79年上影版《哪吒闹海》这座大山了。

“割肉还母,剔骨还父”八个字道尽了青年对父权(愚忠)的反叛——你不公不义,但我不能放弃本心,我只有用决绝的办法与你恩断义绝,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反抗父权是每一代青年成长的必经之路。没有推翻重建,不足以谈自由和创新。痛苦的信仰(痛仰乐队)用自刎的哪吒作象征,很贴切。冲破规则、反叛正统得来的自由是带着血色的。


而《魔童》重构了哪吒与李靖的父子关系。反派不再是父亲李靖,也不是龙族,不是陈塘关的乌合之众。但我觉得这仍是一个“反抗父权”的故事。只不过此时“父”的形象广而化之,变成了天地命运。

两版哪吒免不了被拿来比较。有人说本片的父慈子孝就是一种政治正确的自我阉割,丢失了“反抗父权”的核心,其实也是很片面的。他只关注了个人成长的方面,而没有看到隐藏在人物背后的大环境,造成人物困境的正是不合理的规则和制度,在本片里是“天命”、是以“神”为尊的等级秩序。哪吒其实从“反抗父权”升级到了“反抗权威”。

天命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,它比父权的概念更广,更冷酷。与人斗,尚有天理在;与天斗,该如何呢?天命并非讲不出好故事,只是要把它讲得“不虚”就很难。因为“命”这个反派实在难以具象化,而反派立不起来的话,无论主角多能折腾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。


《魔童》为了简单易懂地表现“反抗天命”的故事,其实是快速地完成了一个天命的反转。一体双生的灵珠和魔丸,从托生的一刻就注定了成神成魔的命运。但是哪吒和敖丙两个个体的反抗,扭转了混元珠带给他们的天命——其实就是把太极两仪掉了个个儿。不再细究的话,就用这个阶段性的胜利当结局也挺好,毕竟要求导演把100min的“哪吒”改成一部《活着》还是太过分了,我自问是不行的。

但如果一定要说道说道,故事逻辑大的漏洞其实是偷换概念,把“反转”当“反抗”。哪吒的成功源于敖丙替他承受了魔丸的命运,他们并没有打破一人成功一人失败的规则。但后为了强行表现敖丙也是成功的,又把他“反抗天命”的初衷偷换回了“反抗父权”——我违抗了家族的规训,我就是“抗命”了。

这样勉强的自圆其说却遮蔽了更深层次的问题。

李靖这一形象尽管变得更像慈父,但本质上与原版相差无几,几乎是影片中社会错误意识形态的代表。他是自以为很伟大的父亲:用尽全力匡扶儿子走上“正道”,对哪吒说“善意的谎言”,甚至可以替他去死。然而,李靖信奉的“正道”就是正确的吗?


整个社会的“道”都是“以神为尊”,“妖魔人人得而诛之”。就连身为妖怪的龙都接受了这样的意识形态。李靖和龙王这两个父亲,不约而同地受到妖魔身世不被社会所接纳这一意识形态上的困扰,所以要求儿子在体制内的序列中谋求上升(跨越阶层),成长为能被世俗社会所接受的样子。

《魔童》的结局类似终于得到社会接纳之后的景象。当然这种“和谐景象”,其实也是基于部分价值观上的相互让步:百姓接受哪吒的神力,哪吒则证明自己内心善良,愿意让异类的自己归顺到主流框架之中。至于敖丙,选择善良也不可能让族人免于惩罚,对妖魔阶级的歧视并没有在片尾众人接纳和解中被消除。


既然“妖”并不是坏人,那么世代流传的“除妖”规训就是错误的。而影片给出的解决办法则是——一顿电闪雷鸣的激烈抗争之后,“妖”变成了“神”,实则从另一方面巩固了社会成见。电影高潮就这么戛然而止了,主题升华不起来,观众也总觉得心里差点意思。

同样的母题,今何在的《悟空传》就诠释得比《魔童》好,完整地呈现了一个原始天真的自由个体,对不可违逆的“神”加诸其身的不公不义欺骗背弃的“反抗-被规训-反规训-被毁灭”的悲剧。

从今往后一万年,你们都会记住我的名字

哪吒与悟空的故事存在于同一套社会价值体系中,他们对抗的是同样的“天命”——一种神妖二元对立的价值体系——凡是在其秩序之内的都是“神”,被排除在其秩序之外的则是“妖”,被认定为“妖”者往往失去对自我的判断能力,一心向往成为“神”。

《魔童》的抗争止步于“成神”。但是孙悟空却敢于对天地间不证自明的伦理规范提出质疑,《悟空传》也正因此得到思想价值上的升华。

人们总是生活在某种既存的社会价值规范中。这种社会价值规范,努力把我们纳入其秩序体系,赋予我们一个特定的位置,并事先规定了我们生存的意义。它具有某种外在的强制性,宣称其存在的合理性是不证自明的。凡是承认这种秩序并遵守它的人,就被赋予正面价值(神),而那些怀疑、不遵从秩序、在秩序之外活动的人就被赋予负面价值(妖),并由此被剥夺存在的权利。生活在这套意义体系中的人们,在其社会化过程中,逐渐将它内化为自身的观念,把自己削凿成社会所要求的形象。

比如,在男权本位的社会价值观念中,女性就被按照男权秩序体系进行了设计。凡是遵从这一体系的女性,就被称为贤妻良母,反之,就是荡妇、悍妇。为了实现贤妻良母的美称,避免被当作荡妇、悍妇,女性终失去自己的本真状态,自觉地去维护男权价值观念,把自己雕塑成了男权社会所要求的形象。

《悟空传》所构筑的正是关于这种社会现实的隐喻。孙悟空本来是一只猴子,但在他所生存的社会的主流价值体系中,猴子是与其它那些处在社会秩序之外的生灵一样的“妖”:

“我勾销了生死簿,还把所有九幽十类皆除了名,从此天下灵长,皆长生不死,世间一片生机,以为从此无忧无虑了,没想到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原来象这样神仙没法管的东西全都有个名字,叫做——妖!”

孙悟空一开始并不认同上天的秩序,在他看来,神仙是没有灵魂,没有正常人的自然欲望的,而妖则是欲望的产物,是一派生机:

“神仙……妖,区别在何处呢?”

“……神仙是没有妖那么多恶心贪欲的。”

“真的么?神不贪,为何容不得一点对其不敬,神不恶,为何要将地上千万生灵命运,握于手中?”

但神是不能容许自主自命的生灵存在的。一开始,他不屈服于神的统治,率领众生灵与神展开了一场又一场搏斗,但搏斗的结果是一场又一场的灾难,昔日的乐园花果山化为一片焦土:

“我想成为神是为了拥有,可我却只有放弃才能成为神。”

“所以你反抗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那么现在你拥有了吗?”

……

“你抗拒,除了毁灭你得到什么了吗?你恨这世界的规律,你要重新制定价值,你得到了什么样的世界呢?”

他终于动摇了,终于认同了既存秩序,认同了在神妖二元对立中神的权威。他想像神那样去统治别人,至少不要被人所统治。他一心要为自己在神界找到一个“合适的位置”。他顽强地欺骗自己:我是一个神,而不是妖。经过不断的抗争,他终于被神界接纳,获得了一个“齐天大圣”的美称。他满足于人们对他的神祗地位的口头上的承认,而不知道实际上他的抗争只是让天界将他更加妖魔化了。他生活在自己所构筑的梦境中,自以为自己和诸神平等,成了诸神中的一员。他看不起那些“妖”,要与他们划清界线。但是,蟠桃大会使他终于看清:“我是齐天大圣,但在他们眼里,我还是个妖精。”

他再次投入战斗,结果寡不敌众,被投入炼丹炉。经过了五行山下的囚禁、紧箍咒的约束,他忘掉了前身,服从了秩序的制约,听从了如来的欺骗,试图通过护唐僧、多杀妖、积功德来“修成正果”。

然而,在神的字典里,所谓“解脱”,不过就是死亡;所谓“正果”,不过就是幻灭;所谓“成佛”,不过就是放弃所有的爱与理想,变成一座没有灵魂的塑像。

西游只是众神用五百年布下的一场骗局。

没有人能打败孙悟空,能打败孙悟空的只有他自己。要战胜孙悟空,的办法就是让他怀疑他自己,否认他自己,把过去的一切当成罪孽,把当年的自己看成敌人,一心只要解脱,一心只要正果。当所有的“妖”都被除尽时,他也就终除掉了自己。

个体价值、合理的感性欲望、不可多得的那一点点自由在一整套不证自明的伦理规范面前,显得那么脆弱不堪。一种看似缺席,但又无时无刻不在场的宰制力量始终阴魂不散。

孙悟空拼尽全力,不过博得死在如来股掌之外的结局。

阿瑶将烧焦的石头埋回了一片焦土的花果山。西游的终点,亦是西游的起点。

反叛的新青年

为什么《悟空传》《大圣归来》和《魔童》能取得成功?

为什么反抗天命的内核能引起现代青年的共鸣?

在过去,中国式的社会关系一直强调“家”“国”的整体性,而忽视对个体价值的尊重。个人意志必须屈服于集体利益,而在体系中统治阶级又拥有绝对的话语霸权。

在人的个性被强制扼杀的背景下,孙悟空、哪吒和精卫的神话就显得尤其叛逆。他们虽名为神,却有灵魂、有人性,所以历来备受文艺创作者青睐,导致家喻户晓。

但将《西游记》《封神演义》和《山海经》的原始文本放在21世纪,又太不够叛逆。

80、90后是在改革开放、市场经济中成长起来的一代。在思想上,我们从小见证着世界的祛魅;接受人人平等、人人独立的教诲;我们“怀疑关于真理、理性、同一性和客观性的经典概念,怀疑关于普遍进步和解放的观念,怀疑单一体系、大事叙成或者解释的终根据”。在行动上,我们的渠道和选择多种多样,我们灵活运用新世界的规则,不用再依赖熟人社会的红利也能自力更生,相应的,我们也不愿意再遵从旧的规训。

《魔童》的导演杨宇,就是一个反叛者。

他曾经遵从社会规训,报考了前途光明、工作体面的华西医科大学。但他不甘心放弃自己真正的理想。大三开始自学动画,毕业后进入广告公司积累经验,2年后辞职。

然后他闷在家里,靠母亲每个月才1000元的退休金和一点积蓄搞创作,一个人用3年半时间,熬出了16分钟的成名作《打,打个大西瓜》。

这三年里,他没买过衣服,很少吃肉,买超市的特价食品省钱。

杨宇借哪吒之口强调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,其实饱含对抗世界的一腔孤勇。

人生大的痛苦莫过于坚持了不该坚持的,放弃了不该放弃的。

不要听别人怎么说,相信你所做的。你只是一只“猴子”,成不了正果,“因为你根本不用去学做神仙,你的本性比所有神明都高贵”。

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!

快速通道 Express Lane

咨询热线

1397205629913972056299

邮箱:444575346@qq.com

Q  Q:444575346

二维码

扫描进入手机网站!

Copyright ©  湖北吉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  版权所有  备案号:鄂ICP备18009434号-1   网站地图  RSS   XML

地址:湖北枣阳市吴店镇寺沙路36号

手机:13972056299  张总    电话:0710-6720836    传真:   邮箱:444575346@qq.com

技术支持:动力无限  万家灯火